100个故事,100份责任——民革中央“博爱·牵手”关爱困难党员活动回顾

发布时间:2019-02-02
来源:团结报
【字体:

 “每封信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也是我们沉重的责任,关爱困难党员的工作要持续深入下去。今年要做得更好!”1月16日,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在看完近50封来自民革组织和受助党员的感谢信合辑后,写下了这样一段沉甸甸的批示。

冬寒料峭春未到,浓情关怀比春早。继承民革优良传统,加强民革自身建设,提升组织凝聚力是十三届中央领导班子对民革全党工作提出的重要命题,经万鄂湘倡议,为发扬民革党内互助的优良传统,提高党员的归属感,增强组织的向心力、凝聚力和感召力,2018年11月5日,民革中央、中山博爱基金会在全党启动开展了“博爱·牵手”关爱困难党员活动。经民革中央和中山博爱基金会有关部门审核,最终确定符合慈善救济的低保、孤寡、重度残疾、高龄失独和民政部门大病救助等条件的100名困难党员作为本次活动的慰问对象,为100名困难民革党员每人捐助10000元。

自2018年11月活动启动以来,在1个月的时间里,“博爱·牵手”关爱困难党员的脚步并未因为天气寒冷而放缓,活动得到了各民革省市级及基层支部的全力支持,在党员群体中反响日益强烈。临近己亥新年,更多受助党员的感谢信发来,更多“博爱·牵手”关爱困难党员活动的感人故事也随之呈现在大家面前,为春节添上融融暖意。

山东民革党员朱亭今年已经95岁高龄。多年瘫痪,老人的生活已是十分困难,雪上加霜的是,朱亭目前只能跟随残疾的次子住在棚户区阴暗潮湿的平房里。当民革山东省菏泽市委会主委赵胜利代表民革中央赴单县登门慰问时,老人强撑着坐起。“这是民革中央万鄂湘主席写给咱们党员的信,他很关心咱们……”赵胜利说完这句话,本来恍惚的老人精神竟好起来。许多民革党员看到了当时慰问朱亭老人的图片新闻,深受触动,纷纷给基金会打来电话询问老人的情况,准备解囊相助。

同样在山东,当民革临沂市委会主委王学斌俯下身来向瘫痪在床的党员刘岐问候时,已经出现认知障碍的刘岐含糊不清地说着“民革”的字音,眼里闪着泪花。

2018年12月10日,民革十三届二中全会在京召开。在这次全会过程中,有一个细节让万鄂湘主席放下手中的讲话稿脱稿说了很久。细节虽小,却也深深刻印进所有中央委员的心中。有人在全会上反映,当“博爱·牵手”关爱困难党员活动来到当地困难党员家中慰问时,有一对党员夫妇一开始愣住了,随即“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帮扶的过程中,不乏有各种感动的、感激的泪水,而泪水背后,更多的是民革带来的直击心灵的精神力量让民革党员们大受鼓舞,让他们感到前路并不孤单。“人心”也正是在这样一次次对困难党员的深情帮助中凝聚起来。

一路参加“双百”活动的中山博爱基金会秘书处工作人员徐庆康心里酸酸的。“看过这些困难党员的生活,就能深刻领会到万主席发起这次活动的意义。”为方便帮扶工作,中山博爱基金会组建了民革省级组织的微信工作群。一天,微信群里传来某省转来的一条消息。“前几天民革地方组织代表民革中央来看我,我实在是太震惊也太感动,在我生活遇到困难的时候,民革想到了我,这种心情我现在都不能平复。我想通过制作牌匾和锦旗的方式表达我的感谢。请把地址告诉我,我制作完牌匾和锦旗后给你们寄来。请成全我的这个小小心愿。”看到这条微信,中山博爱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也感慨万千:“即使生活已经捉襟见肘,但这位民革党员还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组织的衷心感谢,对他来说,这不仅是雪中送炭的恩情,更是给了他强大的精神鼓励。”徐庆康介绍,好几个省份的受助党员都提出了给中央赠送锦旗的想法,为了让党员把每分钱都用在刀刃上,切实解决实际生活困难,中山博爱基金会最终婉拒了党员们的心意。

黑龙江民革党员冯静轩,不仅是一位民革党员,也是一位英雄母亲。1月28日,全军英模挂像图正式推出。目前全军挂像的十个英模里,有一位就是冯静轩的儿子苏宁。1969年紧急战备,边境剑拔弩张,一场恶战迫在眉睫。刚满15周岁的苏宁,拽着母亲冯静轩吵着要去参军。尽管心中不舍,冯静轩还是支持儿子参军报国。入伍22年,苏宁刻苦学习,钻研和掌握国防现代化知识和军事技术,成为一名具有现代军事素质的指挥员。1991年4月的一天,在部队组织的手榴弹实弹投掷训练出现意外时,苏宁扑向即将爆炸的手榴弹,战友得救了,而苏宁却永远离开了军营、离开了母亲。1993年2月,中央军委追授他“献身国防现代化的模范干部”荣誉称号。江泽民等党中央领导题词,号召全党全军向他学习。

如今,冯静轩已年近九旬,这名66岁才加入民革的老人,多年来在中小学、大学做报告,宣讲苏宁烈士的先进事迹,教育人们要爱党、爱国、爱人民。英烈的年迈母亲尚且发挥着余热,民革的“博爱·牵手”关爱困难党员活动也将烈士母亲的晚年生活扛在了肩上。当家门被敲响,冯静轩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感慨:“虽然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但民革中央开展的博爱牵手关爱困难党员的活动,使我充分感受到了民革中央领导、黑龙江省民革领导对我的关心和尊重。”临别时,民革黑龙江省委会组织部副部长张福良差点没落下泪来:“老人说,‘虽然我失去了一个儿子,但党和国家及民革这个大家庭给我送来了无数好儿女’。这真的很让我感动。”

“每封信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这是万鄂湘对受助党员发来的感谢信写下的注脚。事实确实如此。甘肃武威市通渭县的民革党员杨鹏就是个例子。

作为一名普通内科医生,20年来,杨鹏日夜坚守工作岗位,将卫生院当作自己的家,把病人当作是自己的亲人,为公共卫生普查,他建立起万名村民健康档案,为患者付出了极大的心血,赢得了群众的信赖。但过度劳累的结果却是疾病缠身。2014年5月至2016年8月,杨鹏因过度劳累先后患“肝硬化、胃肾分流附脐静脉曲张、腹腔积液、慢性乙肝病毒性肝炎、肝多发囊肿、脾动脉瘤、继发性贫血、2型糖尿病、低蛋白血症”等症,医疗费用总计达34万余元之多,在每次治疗结束后,杨鹏又会带病上班,2017年10月26日上午,杨鹏被发现倒在自己办公室,几次被判为植物人、抢救不过来的杨鹏在经过两次开颅术后,终于暂时度过了危险。然而10个月的住院花费共计70万元,目前只报销了20万元,因为无钱雇佣3000元/月的保姆,又是离异单身,只能由他90岁高龄的老母亲做饭和百忙不堪的弟兄抽空轮流陪护,儿子每年5700元的学费和每月800元的生活费,对于这个家庭而言,也成为了一笔很大的开支。

1970年出生的杨鹏今年只有49岁,多舛的命运没让这个汉子屈服,但病床上的他在见到民革亲人的一刹那,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还在康复期的杨鹏让胞兄代笔,给民革写了一封感谢信。信中说:“在重症监护室时,民革定西市委会和全市民革党员慷慨解囊,人人捐助,民革甘肃省委会也送来了温暖。此时,民革中央又送来了万鄂湘主席的慰问信和10000元慰问金,这不仅是民革中央对我们困难党员的无比关怀,更是对我本人的特殊厚爱!”

“我常说‘民革组织是大家庭,要把每一位家人关爱好。’要继续发扬民革优良传统,通过继续开展慰问困难党员、关爱老党员支部活动等,从思想、工作和生活上更多地关心关爱他们,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把温暖送到每一个党员和干部职工心坎上。”万鄂湘说。